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多彩画家王子洲,捐资助学半辈子

发布时间:2019-12-09 22:47:02 来源:中国书画报 责任编辑:李秋荭 阅读量:10
王子洲是著名画家,在业界的突出成就无需赘言。然而与子洲二十多年的交往中,不仅钦佩他的艺术作品,更为其多彩的精神天地与崇高的思想境界所深深感动。我心中总萦绕着一个心愿,想为子洲写点什么,却迟迟没有动笔,

       王子洲是著名画家,在业界的突出成就无需赘言。然而与子洲二十多年的交往中,不仅钦佩他的艺术作品,更为其多彩的精神天地与崇高的思想境界所深深感动。我心中总萦绕着一个心愿,想为子洲写点什么,却迟迟没有动笔,总怕自己平淡的文字辜负了子洲辛勤耕耘的累累硕果。

       倘若有人问我对当今国画有什么突出的印象,我会脱口而出:千篇一律。不仅技法一样,甚至一些内容都是雷同的。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在于有鲜明的个性,一旦大同小异就失去艺术性了。如果画家的创作意识本身就缺乏生命的激情与冲动,那画怎能不死水一滩呢?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深蕴着作者的思想和情感。所以真正的画家与作家都是用作品表达了其特有的思想情感。绘画创作虽是在用笔墨、线条、颜色描摹勾勒形象,但那其中必定寄托了画家精神最深处的诉求、最唯美的祈愿甚至生命……这种精神内涵与审美表现融汇为一种特殊的主情调气质。国画与诗词一样具有令人赏心悦目的内涵气质,没有内涵的国画形同纸花,也许甚是漂亮,却少了生命鲜活跃动着的那种特殊的美丽。

       子洲以画鸡享誉国内外画界艺坛。子洲笔下的鸡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或引颈长鸣,或翩翩起舞,或雄立傲视,或展翼嬉戏。觅食有专注,奔跑有执着,无不勃发着一种盎然的生机灵气,让人不由想到了“嗟尔羽虫类,昂然冠距麄。徒为识昏晓,犹未免庖厨。年少苦令斗,主人频见呼。宁思避弋者,天外去鸿孤”。子洲笔下的鸡,那眼睛都是会动的,有神色、有内涵的,那眼光仿佛穿越流年岁月、穿越雾霭流岚虹霓、穿透人的俗身,直逼人心深处,引发一阵莫名的震撼。我每看子洲笔下的鸡,总是被鸡的那神秘莫测的眼神深深吸引,从那非同寻常的眼神里看到了深邃澄澈,看到了悠远旷阔,看出了尘世间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的酸甜苦辣,那么多的狗苟蝇营,看出了渺小龌龊,看出了不伦不类,看出了满腹辛酸,看出了无可奈何。鸡的眼睛洞穿了世事人间万般事,滚滚红尘里载去了种种无奈、心酸和不快。与子洲画中的鸡静静地对视,你会有一种释然的轻松,仿佛一位远道而来的智者轻轻抚摸着受尽委屈的灵魂,你不再迷惑,就像顿悟一般,情绪会豁然间明亮许多。我喜欢看那只站在山崖峭壁边远眺的鸡,看到的是鸡的眼睛里流露出的饱含对生命的敬仰;我喜欢看那只催醒太阳的鸡,看到鸡的眼睛里坚持不懈的坚韧;我喜欢看2005年农历鸡年央视春节晚会上那只做了背景的巨幅雄鸡图……如此,身边环绕着的千姿百态的鸡画,恍若它们就是这座城市里正在你我身边过往的芸芸众生。为了生存、为了梦想而辛勤打拼,恪守底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以画鸡闻名的艺术家,古今不乏其人:李迪、沈周、齐白石、徐悲鸿、刘奎龄、刘继卣、黄胄、王雪涛、韩美林、陈大羽等等。陈大羽画鸡,其雄无人可比拟。白石老人以画为稻粱谋,故题材广泛,画鸡似渊源于石田。徐悲鸿画国画,得力于他的西画造型能力,画鸡不是难事。刘奎龄画的是工笔鸡。黄胄绘画,源于速写,故一切生物活灵活现,得动字之诀,其笔下的小鸡尤为栩栩如生。然而与上述各家相比,王子洲笔下的鸡,在栩栩如生中更多了一种神灵,那就是唯子洲笔下的鸡才有的“魂”。唯其这种我们权且称之为“子洲魂”的弥漫,方使子洲作品有了超凡脱俗的审美光彩,有了永恒不陨的艺术魅力。

       李叔同认为人生应有三重境界:第一重物质的、第二重精神的、第三重灵魂的。人类如何让自己的灵魂找到一个诗意的栖息之地,怎样才能诗意地栖息成了一个遥远的梦。诗意栖息不仅意味着现代化社会中身心的安居乐业,更应该包括生命的自由旷达与人格的独立,精神的纯粹和思想的深邃。160多年前的梭罗在瓦尔登湖隐逸时所发出的感慨令人难以忘怀:“自然界能够多么适应我们的长处,就能多么适应我们的弱点。某些人的没完没了的焦虑和紧张,是一种无法治愈的形式的疾病。我们被搞的夸大了所做的工作的重要性,然而我们所没有做的事情又有多少呢!我们被迫生活地如此彻底而真诚,敬畏我们的生命,并否认改变的可能性。我们说,这就是唯一的道路;但是能够从一个中心画出多少个半径,就能够有多少条道路。一切改变都是一种值得深思的奇迹,但它又是一种随时会发生的奇迹。”子洲的境界是在诗意中栖息出的灵感,是从灵魂中升华出的崇高,是在人间情怀中孕育出的悲悯,是在世界眼光中看出的希望。这是一种类似宗教般纯粹而又坚定不移的大情怀。

       2009年的夏天,正值艺术盛年的子洲做出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决定:放弃在京城的优越条件,丢下自己心爱的画室,只身一人来到黄山脚下的越山村,义务支教三年。2009年到2012年,没有一分钱的工资、补助,每天教学、烧饭、洗衣、给孩子们普及绘画常识;自费购买宣纸、颜料、画笔,无偿提供给学生使用。一张农村常见的板床,一张不大的办公桌,一个小小的床头柜,柜上有几袋简单的方便面、一个烟灰缸里盛满了烟蒂,一根吊起的竹竿上挂着两块毛巾,门边靠墙处挤着一个电饭锅、一个热水瓶、一个塑料的脚盆和澡盆、一个扫把、一个簸箕,小小阳台上拉着的铁丝上随意挂着几件衣物。支教期间,子洲住的卧室之简陋、生活之寒酸、日子之简单,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套用当时学校里的一位教师父亲所言:“一个大都市来的著名大画家,为了一个理想,在这个地图上都标不出来的山村过着这样艰苦的日子,怎能叫人不敬重!”课时安排得很满,为了省时间,三年来,他在落脚的陋室里吃的最多的就是方便面。这个学校的学生都很喜欢他,他更爱这里的孩子们。三年支教期间,改变自己的同时,子洲更让这些大山里的孩子们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未出过大山的孩子们在子洲的捐助下利用寒暑假分期分批来到北京参观学习。子洲纯粹而纯真,他用爱的涓涓细流改变了无数乡村学校孩子们的人生轨迹。2002年捐资成立全国首例以画家名字命名的希望工程助学基金——安徽希望工程子洲助学基金。14年来,共捐建6所希望小学及图书馆,资助了376名贫困学生。

       在这个金钱崇拜、功利浮嚣尘世的时代里,人们对子洲在山区里一呆就是三年的举动感到不可思议:他图的是什么?这大概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可以解释清楚的。所以我总深觉子洲不仅是好人,更是一位高人,有着高尚的人格、高尚的情怀、高尚的境界……

       子洲的篆书,谓之草篆,起笔格调很高,源于明代的赵宧光。他的篆书不以线条匀整为能事,而是讲究用笔的顿挫、起伏、节奏和变化,表面看来随意,但无一定的书法功力和修养是写不出来的。正如董其昌云:“作书最要泯没棱痕,不使笔笔在纸素,成板刻样。”赵宧光的篆书影响了朱简,产生了篆刻上的切刀,又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浙派。他以篆书写的画题常常令书法大师赞不绝口。有位友人引用明代唐寅《画鸡》诗赞誉子洲书法之妙:“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生平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子洲会唱歌且歌唱得很有水平。从他的引吭高歌中,你会感觉到他是一个饱含生命激情的人。因长相、歌喉和周华健有些相似,朋友圈子里常称其为“周华健”。他还会唱安徽家乡的哩语小调,但得知子洲会唱这个小调的缘由时,却让我触动很大。这是因为子洲童年因病缺医少药致双目失明后,母亲考虑到他今后如何活路,而让他和瞎子艺人学说唱。几十年过去了,至今听他唱起这些小调来,歌词竟然还没忘,曲调熟练婉转惆怅,但每每听来,都会颇感其深藏的几多人生苍凉。

       子洲的多才多艺还表现在演戏上,且颇有老戏骨风范。子洲曾出演电视剧《书圣王羲之》,饰演王羲之的一名好友书法家,同时任该剧的副导演。子洲常说《书圣王羲之》的播出,会让中国的书法重新回归中国人的家庭里。

       新近落成的公益性美术馆——子洲美术馆,颇有文化内涵。琳琅满目的展品不仅展示了子洲丰满瑰丽的艺术风貌,更体现了子洲丰富多彩的精神天地。浩大的展厅里摆放的鸡图、书法、陶瓷等等各种艺术作品,彰显了子洲深厚、全面、多彩的艺术功力。其画作极具慧根,构图妙趣横生,笔法老到但用笔很松弛,用色丰富多彩但绝不艳俗,极具雅趣韵致。子洲在景德镇潜心钻研陶瓷艺术数载,历经寒冬酷夏,其亲手绘画烧制的陶瓷作品汇聚天地精华,卓尔不群。而此时,阳光明媚的画室里,红茶熏香,子洲正在画案前眯着眼睛细细端详他画的鸡,思考如何给这幅雄鸡再补充最后的一抹亮点……

王子洲作品欣赏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安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ahfangtan.com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原创热榜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商务合作 人员查询 联系我们

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安徽访谈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安徽访谈网、阜阳融智传媒联合主办 法律顾问:合肥淮商律师事务所 赵健志律师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站自律管理承诺书  举报邮箱:fuyangxx@126.com

工业信息化部许可/备案号:皖ICP备19024582号  

Copyright 安徽访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下载.png  timg.jpg


皖公网安备 341203020000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