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人工刷课、五元一门”……被学校通报了!

发布时间:2021-08-17 22:51:21 来源:共青团中央 责任编辑:丁明侠 阅读量:8
我国的慕课数量和应用规模位居世界第一,线上课程成为大学生们学习任务中常见的一部分,一些课程甚至全部要求在线上完成。然而,越来越多的“付费刷课”产也随之产生,流传在社交平台中的“人工刷课”、“5元一门”
       这段时间“付费刷课”突然成为了网络热词,“便宜高效”“X元一门”的朋友圈小广告让不少大学生尝到了“不学而过”的“甜头”,更让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对在线课程产生了质疑。


我国的慕课数量和应用规模位居世界第一,线上课程成为大学生们学习任务中常见的一部分,一些课程甚至全部要求在线上完成。然而,越来越多的“付费刷课”产也随之产生,流传在社交平台中的“人工刷课”、“5元一门”、“不学而过”……让不少线上课程沦为形式。

在这样一个缺乏监管的地带里,各种博弈正在校园里上演,一些大学生为了用最少的时间成本、最省事的办法轻松获得高分而走入了付费刷课的歧途,另一些正在观望的大学生看着自己的同学们用几块钱就高分通过了课程测试,心中既不平又动摇。一些大学老师也没能因网课而减轻自己的教学任务,反而开始了“刷课”与“反刷课”的斗智斗勇。

“付费刷课”已成公开的秘密

几乎每一个大学生都会在课程学习中遇到需要线上完成的内容,这些内容有的是线上口语练习、有的是教师的慕课课程、有的是线上答题……在“线上任务”日益多样化的背景下,“付费刷课”成为了一些大学生群体中公开的秘密。

2020年年底,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中国相关平台上线慕课数量,已增至3.2万门,学习人数达4.9亿人次,在校生获得慕课学分1.4亿人次。疫情期间,慕课助力高校应对居家学习常态也正在成为推动高等教育变革的重要引擎。

然而,线上线下教学融合的大趋势却被一些不法之徒嗅到了中间的“商机”。近日有媒体报道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以非法控制计算机系统罪抓获了5家刷课平台,犯罪嫌疑人57人。据警方通报,刷课平台数据显示仅2019至2020年全国范围购买刷课服务的学生超过790万人,刷课数量超过7900万科次。初步统计5个刷课平台的下线各级代理人数已超10万,而且绝大多数也是在校大学生。

刘秀是北京市某高校物理学专业的大三学生,她在微信群里看到付费刷课的广告,于是用5元一门课的价格刷了几门网课。“我主要刷些公共基础课,与自己专业关系不大,我希望在大一就把通识选修课的学分修满,为接下来学习专业课减轻负担。”刘秀坦言。刚开始还是自己刷网课用电脑播放,许多网课在播放到1/3、1/2、2/3的时候会有答题,必须答完题才能继续播放,但很多时候自己干着其他事情忘了答题,网课就进行不下去了。“这些网课主要是为了拿学分,其实并不想学,而且大一作业多,只能在午餐或者晚自修的时候刷,如果特意去刷网课就觉得很麻烦”。“我们选修课用的是慕课,当时在付费刷选修课期间,我登陆自己的账号可以明显的看到课时进度条在前进,一门课大约2-3天就刷完了”

记者调查发现,提供刷课服务的平台多存在于几大主流社交平台上,学生通过提供给工作人员平台账号、密码、学校名称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平台及课程。刷课内容包括视频、课件、作业、考试等,刷课形式也分为“秒刷”“慢刷”视频加作业、仅考试等。其中慢刷价格最高,刷课的平台涵盖了不少当下主流的线上教育平台,一般网课付费按照门数算,价格较低,每门在4-6元。一些平台甚至利用在校大学生作为“代理”扩大黑色链条,通过同学之间各种社交媒体发布付费刷课广告,“代理”的学生赚取代理费用和提成。某刷课平台将“代理”分为普通代理和顶级代理,相关介绍为“一门网课下单即可赚钱,卖给同学原价自己赚差价,代理满10元即可提现”

在西部某高校就读大四的张佳的同学正是负责推送付费刷课广告的“代理”,在同学的影响下,张佳也开始了付费刷课。给对方提供“大学名称+账号为学号+密码+课程名称”即可,“剩下的事情他们全包,付费刷课分数都能达到80多分”

不仅如此,一些技术相关专业的学生甚至自己做起了“小买卖”——帮同学刷课。王宇所学的正是计算机专业,如今他“经营”付费刷课已经快一年了,“我很少发送广告信息,主要是通过同学之间的口口相传,在刷课的质量、时效性和服务态度上都做得很好,所以有不少‘回头客’平均一年能刷500-700单”。至于赚了多少钱,王宇表示,每月的生活费是够的。


“自己上课还不如付费刷课得到的分数高”


 刷还是不刷?不少大学生在这样的环境下都曾陷入时间和分数的两难抉择中,各种权衡后,一些大学生踏上了刷课的歧途。

 记者采访发现,成本低,收效高,这是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大学生总结出付费刷课的特点。在湖北武汉某高校就读大三的池禾禾在学长的介绍下关注了一个刷课的微信公众号用来刷英语网课。她说:“一学期的英语课只需要18元,主要是服务量大,感觉全校知道的人很多,但是大家都不放在明面上说罢了,平台甚至可以加急服务,比如临近期末的时候可以加5块钱24小时内完成任务,加10块钱12小时内完成任务等”。除了省事,池禾禾表示,由于网课系统的问题,这个平台直接让付费刷课的自己和那些自己上网课的同学的成绩拉开了差距。“口语评分是电脑打分而不是老师打分,我们一起试验过,说的再好也很难拿满分,但是用了这个刷课网站口语能得满分”

然而付费刷课并不是一直那么“靠谱”,在东北某高校就读的赵玉还记得自己本科时曾被网课平台给出过一条不良刷课记录,幸好学校并没有给予任何处分。读研后,尽管老师三令五申不准刷课,甚至申明一旦发现学校会给予记过处分,但班里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刷课。一开始,赵玉和大部分同学一样把自己的账号和密码交给了刷课群中负责刷课的人。“一共就花了十几块,相比自己刷课流量费便宜多了”可是没想到一段时间以后,赵玉发现自己的网课答题错误率特别高,等期末准备自己答题时发现考试时间早已被刷课软件自动耗光了。“刷课软件开始刷课时会自动刷课以及自动搜索题,所以当期末试题第一时间出来后就被软件提前‘抢答’了,剩余的答题时间也会被自动耗光”。赵玉表示那一门考试他最后险些不及格,只拿到了63分,而班里很多人的分数都在八九十分。

大学教师:与“反刷课”斗智斗勇

让学生完成网课看似减轻了大学教师的教学任务,但事实上,不少高校教师不得不开始“反刷课”的应对行动。在北京市某高校就读的李维表示自己选修的一门《中国古典文学欣赏》,公共选修课上老师留给大家一份作业并且明确表示这份作业就是为了防刷课准备的,“那就是手抄课文”李维表示这位老师采取了不同的评分方式,抄写课文占40%,期末论文占60%。

不少高校已经开始行动,通过和网课平台合作的方式严查有刷课行为的学生。2019年,成都大学接到在线课程平台公司反馈部分同学有使用第三方软件进行挂机刷课等不良学习记录,学校要求不良学习记录较多,超过总学时50%以上的本学期学习记录及成绩清零。2021年3月苏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发布通知指出,学习平台向学校提供了公选课网修课程学习中的不良行为涉及416人次,学校对有不良行为的学生进行全院通报,对应课程学习进度做清零处理。

针对于学生刷课的问题,哈尔滨工程大学应用数学研究中心主任凌焕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就学生个体而言,这种蒙混过关的学习不仅荒废学业,还会严重助长投机取巧的思想,刷课行为也严重影响网课教学公信力,对高等教育质量造成巨大冲击,刷课行为直接影响了教育公平。但同时凌焕章提醒,安排过量的网络课程对学生来说是一把双刃剑。“目前高校布置网课学习有一拥而上的趋势也直接导致了学生课业负担过重”

解决学生“付费刷课”的问题除了在司法上应当不断完善法律法规加大打击力度,还需要从第三方平台、学校全方位着手,标本兼治。“在第三方平台层面应当加强技术支持,弥补技术漏洞。此外高校在课程设置时,应当精简优质课程,调整对学生学习成果的考核机制,不能简单的用后台的播放数据量化”。在学校层面,应当从唯“数据”转变为考核学生知识内容的掌握,不拿第三方的数据来评价学生的学习成效,在网课课程设置上为学生适当“减负”,把学生吸引到线下的课堂教育中,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要求高校教师要提升课程质量。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安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ahfangtan.com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商务合作 人员查询 联系我们

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安徽访谈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安徽访谈网、阜阳融智传媒联合主办 法律顾问:合肥淮商律师事务所 赵健志律师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站自律管理承诺书  举报邮箱:fuyangxx@126.com

工业信息化部许可/备案号:皖ICP备19024582号  

Copyright 安徽访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下载.png  timg.jpg


皖公网安备 341203020000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