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安徽:建城南宋,安庆仍然诗意栖居

发布时间:2023-09-27 10:13:33 来源:安徽日报 责任编辑:李岩芯 阅读量:226
长江是古代交通的黄金水道。安庆是重要码头,上达武汉、长沙、重庆,下到扬州、南京,成为文人吟咏的重要诗歌地点。高凤翰《皖江纪行》记载从新安出发,到黄湓乘船渡江至安庆,一路艰辛跋涉;孙衣言《赴皖日记》写自

作者:叶当前

安徽:建城南宋,安庆仍然诗意栖居.jpg

桐城市东关小学的老师在六尺巷向学生们讲解桐城的历史文化。(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李 博 摄

沿江城市中,安庆建城不算早。这里固然有汉武帝《盛唐》《枞阳》之歌的历史记载,《孔雀东南飞》的乐府高峰,李白曾游历的“长风沙”“皖公山”“司空山”等名胜,王安石、黄庭坚等在舒州发现的“石牛洞”,陆游反复题咏的“小孤山”等,但在彼时彼地,都不是城市的诗性记忆。安庆建城于南宋,错过了唐宋诗歌的黄金时期。然而,这里作为兵家必争之地,有庾亮“无过雷池一步”的战略命令,余阙与陈友谅农民军的攻守大战,湘军与太平天国的血战……血与火交织的战争史,留下一批经典诗学素材。清代安庆成为省会后,宦游官僚,幕府文吏,骚人墨客,聚集唱酬,游览山水,本土诗人厚积薄发、有序传承,共同造就一座烟浪城郭含情流韵、人文底蕴十分厚实的诗歌之城。

长江万里此咽喉

长江是古代交通的黄金水道。安庆是重要码头,上达武汉、长沙、重庆,下到扬州、南京,成为文人吟咏的重要诗歌地点。高凤翰《皖江纪行》记载从新安出发,到黄湓乘船渡江至安庆,一路艰辛跋涉;孙衣言《赴皖日记》写自己从家乡浙江瑞安启程,乘船从福建到江西,经鄱阳湖到达安庆,沿途舟楫辗转。两篇日记,勾勒出安庆到徽州、到江西的南下水路。文天祥、高启、李攀龙、查慎行、黄景仁等诗人对照长江写城市,又以开桐城派先声的钱澄之《送何别驾次公之皖》最具代表性:“长江万里此咽喉,吴楚分疆第一州。峰色晴开天柱晓,涛声夜送海门秋。随班坐候趋衙鼓,出郭看收下网钩。君过枞阳劳借问,射蛟台畔此山楼。”首联凸显吴头楚尾的地理坐标与长江咽喉的战略地位;第二联以远近、视听、昼夜作对比,晨眺天柱山雄姿,夜听镇海门涛声,集中写出安庆城市坐山拥江的自然特点。长江、天柱山,是这座城市的标志性意象,山水是这里的重要屏障,理所当然地成为诗人写安庆最常用的素材。

诗人对安庆的感性印象,往往首先落在长江上。揭傒斯《泊安庆和曾编修》写安庆夜泊:“落帆西岸夕阳收,南望钟陵更二州。入楚人民多尚野,边城江郭半临流。” 诗中的安庆作为长江码头,地理位置较偏远,民风尚朴野。又一首《泊安庆(时再北游)》写重过“前年城下路”,依旧是“酒家临岸闭,野火隔江飞。云尽月初出,潮平风渐微。”临江而建、未被战火搅乱的安庆一片静谧。

安庆山多,城内有盛唐山,城外有大龙山、小龙山,远望有天柱山。汉武帝南巡传说奠定了盛唐山的名声。王士禛《皖江怀古四首》(其一)道“忆昨经过射蛟浦,今朝还望盛唐山” ,写出地名,就自然凸显了人文历史;桐城陈正璆《枞江远览》:“盛唐山畔射蛟台,武帝南巡此地来。吴楚咽喉千里镇,江淮表里万峰开。”写法虽不甚高明,却抓住了安庆城市诸多核心要素。李攀龙《送王郎守安庆》的“天柱西悬江汉影,海门东控帝王州”,将天柱山对镇海门,一远一近,勾画出军事地理上的重要性,已导钱澄之的创作先路。

安庆位于长江下游北岸,皖河入江处,西接湖北,南邻江西,西北靠大别山群峰,东南倚黄山余脉。临江背山的地理位置,山水形胜与军事要地融于一炉 。诗人们抓住山水要塞写安庆,可谓得其关窍。

长风沙畔行人嗟

长风沙曾是安庆江段重要码头,古时江中有礁石群,水流湍急,船舶过夜,亦称一时之盛。此地现为宁安高铁跨江大桥一带,宽阔的江滩已成为安庆网红打卡地。

陆游《入蜀记》写安庆江段,着力发掘人文历史:“二十六日,解舟,过长风沙、罗刹石。李太白《江上赠窦太史》诗云:‘万里南迁夜郎国,三年归及长风沙。’梅圣俞《送方进士游庐山》云:‘长风沙浪屋许大,罗刹石齿水下排。历此二险过湓浦,始见瀑布悬苍崖。’即此地也。又太白《长干行》云:‘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相迎不道远,直到长风沙。’”范成大《吴船录·卷下》写安庆江段,重点描绘两岸山水自然风光:“癸卯,发波斯夹,至皖口。北岸淮山相迎,绵延不绝。潜、皖、琅琊,云物缥缈,生平未曾着脚处也。南岸自牛矶、雁汊行几二百里,至长风沙下口。宿。”

长风沙以其独特的诗性底蕴与自然景观,引得过往文人或感于李白诗句而起兴,或慨叹江滩险峻而怀忧,留下不少佳作。

清代黄景仁《长风沙行》:“朝望长风沙,夕望长风沙。郎书前日到,早晚下三巴。”如同李白《长干行》的改写版本,学习李白效民谣唱叹,回归白贲无华的质朴自然。谭献《长风沙》:“人言此是长风沙,争遣征夫不忆家。二十出门过四十,竟随估客误年华。”诗人逆向切入,对时空阻隔下的异地厮守者深表同情。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一首《长干行》,呢喃共尓汝的小儿女深情自李白胸臆自然流出,传诵千古。长风沙的第一阐释者毕竟还是天才的李白,其确立的爱情主题影响久远。

揭傒斯《长风沙夜泊》,则慨叹长江行船之忧与官府压榨:“长风沙,风沙不断行人嗟。行人嗟,奈君何!南风正高北风起,大船初湾小船喜。移船更近大船头,不独风沙夜可忧。”王灼《江上》重点写险滩暗礁:“罗刹矶孤峙,长风沙接连。沙头津树暗,不见过江船。” 莫友芝《拟古三首,示舍弟》写冬日里冰雪凄寒:“日月趣短景,冰雪沍沉阴。我来长风沙,徒忆皖公岑。” 另一首诗则渲染长风沙的肃杀战垒:“大雷港头扬大旗,长风沙觜接长围。”

同样的长风沙,不同的诗人经过,各写人间风月、战争风云、人生风雨、社会风景。抓住长风沙在时代社会发展中的不同表征,构思谋篇,不同的思想情愫在此激荡沉淀,诗心独运,诗趣纷呈,众多诗人合力创作,将这个古老码头写成当前长江诗路上一个值得重点打磨的闪亮节点。

11.jpg

天柱山风光。(资料照片) 本报通讯员 黄俊英 摄

大观亭畔冢嵯峨

“凤水龙山,江左人文相望;吴头楚尾,中流形胜在兹。”安庆大观亭为纪念守城自刎的元将余阙而建,虽几经兴废,却与余阙墓一起,成为安庆历史诗歌创作落墨最多的地方之一,是具有很大挖掘潜力的城市历史文化空间。今天虽然难以复建大观亭,但这一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工作正在进行,古城风貌即将以一种新形态得以复现。

李国模纂辑、李丙荣编订的《大观亭志》,卷首桂彦彬《序》介绍:“大观亭,皖江胜境也。屏藩吴楚,襟带江淮,下为余忠宣公墓。荒草一抔,丰碑屹立。每当春秋佳日,凡骚人墨客,履綦所萃,登临凭眺,古怀弥襟,相与俯吊忠魂,辄低徊留之不能去云。”大观亭既是一座纪念馆,又是一处风景荟萃的地标性建筑群。《大观亭志》卷四、卷五收录明清诗作合计197首,明代有练安、周岐两首;其余辑录清代诗人诗作,朱筠、朱珪等地方官,王士禛、洪亮吉、袁枚等清代著名诗人,刘大櫆、姚鼐、刘开等桐城派名家,吟咏唱叹,俎豆弦歌,彬彬之盛。诸家或登高怀古,或凭吊忠魂,或远眺胜景,或修禊雅酬,江山故迹,铁板琵琶,赋予大观亭丰富的人文蕴涵。

袁枚《谒余忠宣公墓登大观亭》云:“一旅曾挥落日戈,大观亭畔冢嵯峨。忠臣也要江山助,岳墓西湖酒奠多。”将江山之助与祭奠忠臣结合起来,拿安庆大观亭比杭州西湖,把余阙比岳飞,写出这里独特历史文化中的诗性特征。

大批地方僚吏、文人雅士的吟唱,让安庆诗人文学空间洪波翻涌、百草丰茂。王汝璧为官安徽时撰有《皖山集》《皖江词》,张士范和郑交泰往来酬唱结集,请刘大櫆撰有《〈皖江酬唱集〉序》,曾国藩幕府唱和结成《皖江同声集》,谭献与友人在安庆数次雅集,编有《池上题襟小集》。乾嘉时期,本土有“皖江四子”“皖江三啸”“皖江十子”等诗人群体;乾隆年间鲁琢编《皖中诗略》,录皖中诗人百余家;道光甲午,陈世镕编《皖江三家诗钞》,论及皖中诗学盛况,历数本邑诗人顺治时有蒋瑶芝、范又蠡、汪之顺、许幼仲;康熙时有杨汝穀、昝雪茹、程思恭;乾隆时有蒋秦树、李葂、鲁琢、余鹏年、余鹏翀;在嘉庆时有潘瑛等。江开图画,鹭涛堆雪,千家城郭,游目骋怀。一代代诗人薪火相传、孜孜创作,构建安庆厚实的诗歌大厦,成为当代传承文脉、以文彰旅的重要资源。

责任编辑:王蕾 黄楠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安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ahfangtan.com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商务合作 人员查询 联系我们

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安徽访谈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华人英才》杂志社网络中心 主办  法律顾问:合肥淮商律师事务所 赵健志律师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站自律管理承诺书  举报邮箱:fuyangxx@126.com

工业信息化部许可/备案号:皖ICP备2021017813号  

Copyright 安徽访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下载.png  timg.jpg


   

皖公网安备 34120302000078号